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一章 娇贵的小狐狸

    温洛言和云卿歌齐齐看向两人,皱眉。

    虽说心头血一事固然荒谬,但总不至于这么大反应。

    宁安也没来得及重复给封祁道歉,连忙回头就去看慕容安的表情。

    果然!

    看吧!

    他犹豫了!他犹豫了!

    白月光和朱砂痣他选不出来了!

    这个将军看起来仪表堂堂为民为国的,原来竟然是个渣男。

    封祁也早就恢复了看戏的表情。

    “大人...蝶衣小姐快不行了...小姐与您那可是青梅竹马啊.....”婢女哭泣的近乎背过去,也算是声泪俱下,涕泗横流了。

    “我可怜的小姐啊……从小就病痛缠身......”

    婢女的哭声萦绕在屋子里,真真称得上是余音绕梁。

    宁安都想抹一把伤心泪。

    “放肆!”慕容安再拍桌子,声势更加惊人。

    哪里来的大夫,竟搞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这一次,桌子直接被震碎了,木屑翻飞。

    温洛言嘴角的笑意淡了。

    啧。

    他们来是办正事。

    这种芝麻绿豆大小的家事却也要搬到台面上说。

    是觉得他们面善...所以不放在心上吗?

    既然病痛缠身多年,不如一刀了结了痛快,哪里需要在这里哭爹喊娘的,惹人厌烦。

    婢女显然也有所畏惧。

    她知道在府里提不得那些妖怪邪说。

    可是……

    “就算将军要刺死碧蓝,碧蓝也要说!”那小婢女心一横,“我家小姐不顾病情离开云蓝山,就是为了来找将军您!”

    “如今走投无路,难道将军你就要这样看着我们家小姐去死吗!”

    婢女慷慨陈词,听的云卿歌直打哈欠。

    慕容安沉默了,也不见方才的暴怒。

    只是面色有些苍白,想来是在做选择的吧。

    “多感人!多感人!”封祁打开折扇六亲不认,稍稍带些魅惑的声线拖长了声音,也不让人觉得厌烦。

    “想想那蝶衣小姐性命都不要,就来这将军府,难不成是没钱治病了?”封祁拉着声音问道。

    什么逻辑啊。

    标准的白莲花恶毒心机女配!

    “夫人那心头血也不知道是沾染了百年灵芝,这么有用,你的意思是想一命换一命咯?”封祁连续发问。

    用的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抽身事外的评头论足,才更让人焦心。

    宁安瞠目结舌。

    好家伙,之前没发现封祁这么会怼人。

    那个叫碧蓝的婢女狠狠的瞪了封祁一眼,警告的意味十足,丝毫没有方才面对慕容安的畏惧胆小。

    封祁:……

    他是不是该反省一下了!

    他堂堂修真者还不如一个凡人有威慑力!

    而且,他还是一个反派!

    大反派啊喂!

    不给反派点面子吗?

    几句话自然动摇不了白月光在将军心里的位置,不过一命换一命四个字似乎是触动了慕容安。

    他脸色阴沉。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晕过去了!”又有人慌忙跑进来。

    慕容安终于是站不住了,朝着几人道了几声抱歉之后,慌忙离开。

    “哼!”那碧蓝一脸得意,趾高气昂的朝着众人轻哼一声也头都不回的走掉了。

    宁安:……

    好家伙,这炮灰这么得瑟!

    女主要是重生归来,这绝对就是活不过三章啊!

    就是为那黄金三章做贡献的毫无感情的工具人!

    “啪!”

    宁安的思绪还跟着那婢女的时候,就听一声脆响。

    连忙回头,就见温洛言手中的琉璃杯碎成粉末,茶水淅淅沥沥的还没有接触到地面就已经在空气中蒸干了。

    见众人望过来,温洛言只是微微笑了笑。

    “抱歉,将军府的杯子,不如飘渺峰。”

    语速微微有些慢,温和的让人不忍责备。

    封祁打了个寒战。

    这个大师兄分明是对方才那个碧蓝动了杀意。

    笑面玉罗刹。

    大师兄作为大反派的称号也不是浪得虚名。

    云卿歌一怔,哈哈大笑了两声:“师弟糊涂了,凡间俗物怎能与飘渺峰相比。”

    “师姐说的是。”

    温洛言谦逊道:“将军既然无空闲时间招待,我们便去梧桐湖一探究竟。”

    无人反对。

    只是温洛言在出门时,听到了宁安的心声。

    宁安:“大师兄真的好像大力士!”

    温洛言:……

    所以,没什么花招,这真的是个傻.子吗?

    *

    出来时正巧遇到了那两个道士,一老一小的将他们拦住。

    “饲鬼养妖终究不是长久之道。”老道士的拂尘搭在手腕处,另一只手举在胸前,姿态有几分谦和。

    但是语气却是丝毫没有退让。

    温洛言温和一笑:“我会动手。”

    今天心情本来就没有多好呢。

    “饲鬼养妖?!老道士,你说谁啊!”云卿歌是个暴脾气,这种罪名不想无故揽在身上。

    最重要的一点。

    她这个师弟,心情不好的时候,动起手来,谁都拉不住。

    “不就在那儿!”小道士颇有几分不平,拿手指着宁安怀里的狐狸。

    宁安:……

    她真的会谢。

    早知如此,就不必多那个好奇心前去搭讪。

    谁能想到,林薄成都看不出来小红的来历,竟然让一个老道士给说破了。

    狐狸睁开了眼睛,在少女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歪着头看向那小道士。

    多少年了,都没有见到过有人用手指着他。

    换作以前,他早就削了这人的手指。

    现在...不是做不到,而是……

    宁安的师兄师姐...都有点难缠。

    一瞬间,温洛言和云卿歌都回头看宁安怀里的狐狸。

    “我想养。”宁安干巴巴的回复道。

    不论如何,小红她时养定了!

    她不仅要养,还要让小红成为全天下最娇贵呸...最尊贵最厉害的狐妖!

    【……】系统轻而易举的听到了宁安的心声,并对此保持了沉默。

    宿主无意之间接近了真相怎么办?

    “师妹既然喜欢,就养着吧。”云卿歌毫不在意地开口。

    妖族又如何?修真者又如何。

    利益面前,天下乌鸦一般黑。

    但没有任何一个群体,可以比修真者更加虚伪。

    封祁:???

    大师姐人设不对啊!不是疾恶如仇!不是有妖杀妖!不是为了天下正义以身殉道?

    不对劲。

    温洛言没有出声,只是轻笑一声。

    笑声似风,却意味不明。

    娇贵的...狐狸?

    小师妹的理想,还真是独特呢。

    宁安怀里的裴懿:……

    凌云宗真的是名门正派吗?怎么一个两个对妖族如此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