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四章 烧香拜佛

    温洛言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并不太大的空间,感受这里的气息。

    然而毫无发现。

    林薄成作为天道之子,而这个元乐经过他很多次的观察,几乎就是林薄成的附庸,是林薄成的附属品。

    这两位...元乐身上,必定也是有些东西的。

    他每一次重生的节点,这两位都已经情深似海比翼双飞了。

    这一次,他还是第一次重生这么早,早到林薄成和元乐还没什么感情。

    也算是...很有趣了。

    云卿歌对这些景物什么的没兴趣,对塔内破破烂烂的浮雕就更没兴趣了,眼见着上边没什么线索,下楼的意思非常明显。

    两个道士,倒是都跪在了佛像的面前。

    虔诚的拜了几拜。

    小道士嘴里还念念有词:“佛祖显灵,我们不是有意冒犯。”

    “望祝我们成功擒拿妖物……”

    封祁整一个人都震惊了。

    这是什么操作?

    两个道士拜佛?

    活久见了,这是一个派别吗?

    “你们!佛前无礼,可是要遭报应的!”小道士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指责宁安一行人。

    这些人不守礼法,屡屡犯错,是会招来大麻烦的。

    一边无所事事的封祁忍不住开口了:“喂!平时不见你烧香,捉妖你让他硬上?!佛祖一定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道士拜佛,他本来就觉得视觉冲击够大了。

    怎么这个小道士还不依不饶了。

    宁安扭头看了过来,顺便看了一眼封祁。

    二师兄果然每次都语出惊人。

    不过如果站在道士的立场上,他们只是人,这样的敬畏并不过分。

    责难似乎也符合常理。

    但是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很少有人做得到吧。

    【一样沙雕属性】系统冷哼一声,看的清清楚楚了。

    宿主和这个封祁,没一个是正常的。

    “你!你!”小道士指着封祁半天,居然没有想出什么话来反驳。

    原本杀气毕露的温洛言一瞬间没脾气了。

    二师弟最近可真让人大吃一惊。

    以往的世界中没有好好相处,导致他对这个二师弟没什么印象吗?

    “王炎,不得佛前无礼。”老道士一挥拂尘,拽着小道士的衣领就下楼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一边有些烦躁无聊的云卿歌突然反应过来,扶着一边佛祖的膝盖狂笑。

    没谁了!小师弟居然还都押上韵了!果真是文化人啊!

    两人走路的背影一愣。

    这塔顶虽然空旷,但是这笑声好像魔音贯耳一般飘荡不散。

    宁安捂住了狐狸的耳朵。

    大师姐多少有点音修的天赋在身上。

    这声音,唢呐都得甘拜下风吧。

    裴懿看着狂笑的云卿歌陷入了沉思。

    修真界讲究敬畏神灵,无关派别。

    这几位身上...还真是一点都没看出来。

    看来宁安蠢,不是宁安的问题。这分明就是凌云宗的教育出了问题。

    狐狸不理解。

    几人没有收获,便下了楼,回到了湖边的小船旁。

    没意外,又遇上了两位道士。

    宁安觉得,大概是前世一起喝孟婆汤修来的孽缘吧。

    “去看看?”温洛言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皱着眉问云卿歌。

    他难得重生这么早,对于走林薄成走过的路,他很有兴趣。

    在那数不清的重生之中,宛若天神的正义无私的林薄成身上,功绩万千,梧桐镇除妖就算一件。

    只是他现在身处局中,居然看不透这梧桐镇的诡异之处。

    “好。”云卿歌答应的爽快,立即跳上了船。

    温洛言一愣,大师姐如此果断,倒是少见。

    记忆中的大师姐,早早的担起了飘渺峰的责任,似乎做什么事情都要瞻前顾后。

    “我...”宁安一只脚都踏出去了,云卿歌开口了,“你们两个,在这儿等着,看有没有什么异样。”

    宁安悻悻地收回了自己的脚,点了点头。

    好吧,不能摇呀摇了。

    【摇呀摇?你想去外婆桥吗你?】系统怼。

    不怼不快。

    毕竟能有话可怼的机会很少。

    “你们疯了!不能去!”老道士却猛然出声阻止,“无数奇能异士死于湖中,你们贸然下去,无异于送死!”

    这几位年轻人虽然修习邪术,不守规矩,令人厌恶。

    但他总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这俩人送死。

    “师姐再见。”封祁挥手告别。

    “你们疯了,快拦下他们两个!”小道士也回身拽着封祁的衣袖。

    这些人胆大包天,真的不怕死吗?

    争论之间,小船已经驶入迷雾之中,速度还挺快。

    云卿歌不想听这两个道士讲大道理,于是无声无息的用了点小法术。

    对于一个法修来说,这并不困难。

    眼睁睁地看着小船没入迷雾之中,老道士的脸上闪过一丝痛惜,扭头看向两人:“备棺材吧。”

    宁安:……

    这口气,怎么说的她无端一阵心慌。

    “谢谢好意。”封祁语气冷淡的回了一句。

    他知道,这两人确实是真心实意。

    宁安盯着小船,红色的身影若隐若现,在白色的雾气中分外显眼。

    “好饿。”

    没了那两人,封祁的背也不直了,表情也不冷峻了。

    整个人像是软体动物一样无力的垂下了四肢。

    每天都这么端着...好累啊。

    他现在好后悔跟那个牛肉面的老板起争执,他该像宁安一样把面吃完才对!

    他明明掏钱了!

    “等师姐回来了,我们去吃顿好的!”宁安提着封祁的领子让他站直了身体,双眼发亮。

    系统:……

    这两位怕是修了个假仙吧?金丹会饿?

    自己惯着自己吧。

    两人的气氛还算融洽,两个道士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也没有走。

    像是在和他们两个一起等人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安和裴懿石头剪刀布都已经玩够一百零八回了,还不见两人回来。

    “咚!”

    突然重重迷雾之中发出一声巨响,湖面震颤,甚至连湖边的陆地都在颤抖。

    宁安和封祁立刻站直身子面面相觑,怎么回事?

    “大师姐?大师姐?”宁安立马用真气传音。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再看湖面,白茫茫的一片。

    雾气太大了,她看不到那一抹鲜艳的红。

    不会是...出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