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一章 奇妙夜(2)

    【宿主你去哪?】系统的声音中出现了难得的兴奋。

    这么重的血腥味,说不定宿主就要撞破什么月夜杀人案。

    这种好事一般都是女主的,宿主这必须是捡漏王!

    “笑死?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宁安的脚步不停,并且掉头越走越快。

    这种事情,傻.子才管!

    【叮!发布系统任务:日行一善】

    【持续时间十天】

    【奖励积分10分】

    【任务失败,扣除积分100分】

    “卧槽?”

    宁安的大脑已经先一步停了下来,但是脚步已经迈了出去,整个人呈45°后仰。

    双眼和星空大面积接触。

    【简单地说,要多管闲事】系统在半夜笑出猪叫声。

    这种事不管,怎么比得过女主?

    宁安:“卧槽@#¥%……*……%¥#@!”

    她没女主的命,难不成还要有女主的白莲花圣母病?

    “……”

    宁安还没有说服自己扭头回去,颈边就有疾风闪过。

    一片竹叶带着杀意插进了眼前的竹子上。

    “哗!”

    竹子上裂开了细纹,最后碎裂。

    砸倒了一片竹林。

    “哪里的朋友,何故做那偷窥的宵小鼠辈?”

    一道声音在身后响起,温润的让人觉得肝胆生寒。

    宁安只觉得一阵寒意从脚底窜起。

    但是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

    呼呼呼。

    吓死了。

    这分明是大师兄!

    还以为是别的什么杀人狂魔呢。

    【卧槽!】倒是系统自己先爆粗口了。

    为什么是反派啊喂!

    反派干坏事他们还怎么干涉?那不是理所当然啊?那不是天经地义?

    这个任务草率了!

    【宿主你意思一下行了,记得要展现出你和女主一样的风采】系统鬼鬼祟祟的准备下线。

    唉,宿主毕竟是智障儿童,它要求不能太高。

    只要能表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就好。

    “大师兄!”

    宁安双眼一亮,扭头就朝着那边跑去。

    熟人作案,放心多了。

    月色之下,红衣少年衣衫微微有些散乱,红色的血迹迸溅在里边的白衣上。

    好似雪地中的梅花。

    红的妖艳,和红色的外衫相映成趣。

    修长的右手白的好像惨白的月光,只是鲜红的血液似乎一点点的将白色掩埋。

    “宁安师妹啊……”

    温洛言歪头,嘴角挑起一抹笑容,柳叶眼微微眯起。

    攻略者半夜来寻他,倒也是敬业。

    怎么?

    是想看看他在干什么伤天害理天理难容的事情?

    想告诉他杀人不好?

    啧……

    攻略者一向都是这套说辞。

    “师兄,你衣服脏了!”宁安皱眉,看着温洛言身上的血迹。

    一点也不拉风!

    不是说大佬都是十步杀一人,滴血不沾身吗?

    怎么大师兄浑身都是血?

    难不成大师兄不够有逼格?

    温洛言:……

    双眸微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血迹。

    “哦?师妹要来看看我在做什么吗?”温洛言抬手,拂过侧脸,在脸边留下一道血痕。

    笑容微微勾起,淡雅如雾中的星光。

    宁安张嘴:“额……”

    拒绝的话刚刚到嘴边,想起了方才日行一善的任务。

    “好。”宁安点头朝着温洛言走去。

    “呵。”

    嘴角溢出一声轻笑,沙哑的,慵懒中有几分无趣。

    还是要来。

    啧。

    温洛言朝着宁安伸出了手,骨节修长,像一件艺术品。

    红色的血液从指缝中滴落在地上。

    晕染在青色的石板上。

    “……”宁安看了看温洛言的手,目光又不由自主的放在地上的那炸开了花的一滴血上。

    沉默了。

    宁安终于沉默了。

    “啧。”

    温洛言挑眉,眼角微微上扬。

    温和中有几分锋利。

    怎么?

    这就害怕了吗。

    啧,胆子真小。

    温洛言看着宁安咽了一口口水,惊恐的看着他沾满了鲜血的手。

    轻笑了一声。

    眸中丝丝缕缕的温柔之中,轻蔑和嘲讽飘渺的犹如雾中花。

    宁安:嘤嘤嘤,社恐人要怎么办?

    大师兄的手好脏哦。

    好多血,她真的不想牵。

    但是大师兄难得跟她分享小秘密,不能拒绝的太明显了,伤了大师兄的自尊该怎么办。

    伤自尊·温洛言:“……”

    沉默的有些无语。

    宁安朝着温洛言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小心翼翼拽住了温洛言的衣袖。

    “走吧大师兄!”

    宁安觉得自己处理的很好。

    既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又克服了自己的洁癖,还保护了大师兄的自尊心。

    绝妙。

    温洛言嘴巴抿成了一条缝,表情很难维持着一直以来的风轻云淡。

    好奇心?洁癖?自尊心?

    是嫌他脏?

    “……”

    好想再杀一个人怎么办?

    温洛言说服自己冷静,继续微笑着任由宁安拽着他的袖子。

    宁安跟着温洛言,在这一片竹林之中绕了个圈。

    石桌石椅,月光中的竹林幽静清冷。

    旁边还有一条小溪环绕,流水的声音清透欢快。

    如若不是一个桌子上躺了一个浑身是血的死人,这一定是一个适合挑灯夜读,狂补暑假作业的僻静好地方。

    “噫!”

    宁安连着摇了好几次头。

    “这是碧蓝?”宁安往后退了几步,皱眉问道。

    血腥味终于是淡了几分。

    温洛言走向石桌,拿起了一边沾满了血的匕首,轻轻的抚摸着那张苍白的脸。

    殷红的血液蹭在了青白的脸上。

    温洛言注视着宁安,分明看到了少女的退缩。

    “她...有点聒噪。”温洛言冷笑一声,卸下了碧蓝的下巴,刀剑在女人唇边划过,随后干净利落的割掉了女人的舌头。

    鲜血喷洒,再一次染红了温洛言的手。

    少年白皙的脸上溅上血珠,像是透亮的红色晶石。

    不同于以往的淡漠温和,眉眼之间充斥着杀戮与疯狂。

    “师妹...今天看到的...满意吗?”温洛言脱掉了红色的外衫,半蹲在溪水旁,将双手放在冰冷的溪水之中。

    殷红在无色无味的水中晕染飘散。

    啧。

    这个攻略者有点胆小啊。

    不过如此,就要退缩了吗?

    这样的话,真的会有些无趣呢。

    他这样疯狂到骨子里的人...啧啧,谁会是他的救赎?

    随心所欲,方为救赎。

    宁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向温洛言的表情中满是不理解。

    “师兄……”宁安往前走了一步啊,打量着已经成为一具冰冷尸体的碧蓝,深深的再次叹息。

    “你这样可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