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八章 新娘

    “霜儿!”慕容安抱着姚霜的腰,试图阻拦挣扎着被箫声吸引的姚霜。

    云卿歌皱眉,当即上前一步,双手在胸前飞快结印,红色的元素之力汇聚成扇形,朝着湖面扫荡而去。

    “唰!”

    那些黑影瞬间隐匿在湖水之中,湖水跃起半米高,又“哗啦啦”的重新洒在水面上。

    “砰!”

    那凌厉的真气碰撞,荡回来一股逼人的剑气。

    刁钻尖锐的让宁安都觉得有些难以应付。

    云卿歌面色凝重,双手再次结印时,温洛言早就拿起妖刀,横空一个十字斩,再次与那剑气相撞。

    “砰!”

    又是一声,湖边激起水柱,有万丈高。

    尽管如此,还有似有若无的剑气逼近。

    逼的几人后退数步。

    “这...不是妖?”云卿歌站定,一指戳在姚霜脖间。

    这气息古怪的很,不是妖族,不是修士。但是这剑法却让她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可分明,没有丝毫真气。

    方才狂躁的姚霜霎时间安静下来。

    慕容安连忙将姚霜抱起,随后才满脸愕然地看向四人。

    他方才...看到了什么?

    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够完成的。

    浓雾之中出现了一抹红光,高高的挂在天上,亮的刺眼。

    “是那个神殿!那个塔!”宁安看向那个方向,什么地方,心中已经大概有数。

    浓雾重新出现在一望无际的湖面之上,将最后的清明也吞噬。

    “明日再来。”温洛言看着白色的雾气,皱了皱眉。

    这里,有古怪。

    有他重生数次都没有见过的力量。

    或许...林薄成的强大与这些力量有关?

    云卿歌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元乐离开这里,今后想杀她就没那么简单了,她今日本就是彻夜难眠。

    自己这些师弟师妹,似乎对这梧桐镇河妖有着出乎意料的兴趣。

    宁安和封祁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话语权。

    于是几人扭头就走。

    宁安临走时再看了一眼梧桐湖的浓雾深处,隐隐约约有一艘船的影子。

    船上...有人。

    这会是梧桐河上的河妖吗?

    马还站在迷雾的边缘没有离去。

    慕容安沉默了半晌之后,朝着四人抱拳:“诸位,我和霜儿先行离开了!”

    面上的表情除了凝重,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大概是...猜疑和退让。

    对未知力量的敬而远之。

    很理性。

    “嗯。”温洛言微微颔首,代表四个人表了态。

    除妖令,皇室给了慕容安。

    他们就不必要在持除妖令的人面前隐藏身份。

    而且...修真界的规则,就算触犯又如何,谁能...管得着他们。

    *

    宁安几人还没回到住处,就在院子门口看到了高清韵。

    兵荒马乱的将军府之中,高清韵穿着侍女的衣服正试图逃跑。

    只是很不巧,和四人脸对脸的撞在一起了。

    高清韵有些慌乱的看着宁安的眼睛。

    宁安:……

    看她做什么?以为她会阻拦吗?

    笑话!

    她才不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高青韵连忙狠狠的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经过宁安。

    两人擦肩而过不过两秒,高清韵就压低了声音扭头说道:“谢谢恩人!”

    虽然声音如蚊虫一般微不可闻,但是对于耳力惊人地修真者来说……

    宁安简直想挖个地缝钻进去,永世不得超生,永远暗无天日地那种洞。

    【虫洞?】系统永远是最快洞悉宁安想法的那个,并且也是最快和宁安形成互动的。

    宁安:???

    原来系统没有文化不只体现在文学方面,还体现在有关于学术的各个方面。

    果然,系统是九漏鱼,是关系户!

    “恩人?”

    温洛言的声音慵懒中带着几分笑意,冷冷的有些凉薄。

    “小师妹还真爱乐于助人。”

    宁安看向似笑非笑的温洛言,皱眉叹气。

    大师兄真是有幸灾乐祸的好本事。

    幸灾乐祸·温洛言:……

    小师妹的用词,还真是...出人意料。

    云卿歌的目光也似有若无的落在宁安的身上,眼神含情,有许多不知该不该说的话。

    宁安只觉得从上到下,浑身都不舒服。

    撞破别人秘密,果然不是一件好事情。

    于是宁安只能局促的转移话题:“不然我们再玩笔仙试试?”

    封祁瞳孔微张。

    什么?

    没什么,也就是一样样的方式,再次把红衣女鬼给召来了。

    就在封祁的房间。

    宁安非常丝滑的将这件事情安排在了封祁的房间,毕竟她房间里还有熟睡的小红。

    不能打断小红睡觉。

    孩子还小...要长个!

    【……】系统永远都在沉默进行中。

    明明妖王那么凶残,怎么宿主的眼中好像写满了滤镜?

    “嘤嘤嘤.....”红衣女鬼躲在角落里画圈,颤颤巍巍的看向面色各异的四个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哪个王八蛋告诉这群修真者这种不要脸的通灵游戏的!

    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

    她从前都是疯狂的接受召唤,这是她作为鬼的乐趣!

    天天都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游荡着,有机会去吓一吓人类,是多么令鬼开心!

    现在...现在她再也不敢出来做任务了!

    宁安:……

    也没必要缩在墙角吧。

    封祁:……

    好一个女鬼。

    好一个红衣女鬼!

    云卿歌整个人都散发着快乐的光芒,几乎都快冲过去和女鬼一起在墙角排排坐了。

    上一次的故事还没有听过瘾。

    不过她是大师姐,要端庄,要矜持。

    “咳咳!”云卿歌单手握拳,轻轻放在嘴边咳嗽了一下,掩饰着自己兴奋的笑容。

    “我问你……”

    云卿歌的声音,清冷中带着魅惑,让人欲罢不能。

    “嗯嗯嗯,我说我说!”女鬼又往墙里缩了缩,恨不得把自己直接给卡在墙里。

    又是这个恐怖的女人嘤嘤嘤!

    “你怎么死的来着?”云卿歌半晌,最终还是干巴巴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红衣女鬼:……

    温洛言:……

    宁安:……

    封祁:!!!

    好样的,不愧是大师姐!

    “各位大神啊!我之前已经交代清楚了!放过我吧!呜呜呜呜!”女鬼心中悲戚。

    她死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悲伤。

    “湖中河妖,你可看了清楚?”云卿歌遏制住心中快乐的欲望,一本正经的板着脸继续问道。

    几日前玩这个游戏时,不过纯属娱乐,没有人想到这个女鬼的死和他们将要调查的事情有关。

    女鬼:……

    禁忌算是个什么东西?她已经完全不清楚了。

    至于底线,是可以适当往下调整一下。

    回忆自己是怎么死掉的...

    冰冷的河水和窒息的绝望让她想要化成厉鬼。

    但是……

    红衣女鬼沉默的看着四双眼睛,突然觉得死亡算什么!淹死算什么!

    这种如同潮水一般的压迫感才是更让鬼窒息的吧!

    她若是化为厉鬼,怕是下一秒就要灰飞烟灭了吧!

    她...要投诉!要一百八十度旋转再加三百六十米跳跃花式举报!怎么会有修真者欺负鬼啊!

    “我是梧桐镇的第一个新娘...河妖...是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