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章 抉择

    去神殿的时候,四人礼貌的跟慕容安交代了一声。

    不过慕容安此时,估计是对他们四人的行踪无暇顾及。

    在议事厅见到慕容安的时候,柳月月正在他怀里哭的梨花带雨。

    柳月月询问碧蓝的行踪,并且确信是姚霜将碧蓝赶出府去。

    听的宁安瑟瑟发抖,随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温洛言。

    好巧不巧的对上了温洛言似笑非笑的眼神。

    宁安连忙低头给狐狸顺毛,心中暗暗吐槽。早知道就不乱看了,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对视定律。

    慕容安要派私军跟着他们,温洛言礼貌的回绝了。

    临走时,听到柳月月说怀孕。

    宁安和封祁很难不对视一眼。

    更离谱的是,还没走出将军府,就又看见了被五花大绑的高清韵。

    “恩人!”

    高清韵朝着宁安露出了不屈的表情。

    宁安:......

    究竟是什么样的执念,支撑着这个高大小姐一次又一次逃婚。

    这就是对封建礼教的挣脱!这就是对命运不公的抗争吗!

    她真的是长见识了!

    高清韵:是伟大的爱情啊!

    *

    “霜儿,月月她......”

    慕容安找到姚霜的时候,她正在竹林里,拿着手中的桃木剑。

    闻言,微微侧了侧身,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姚霜转身,盯着慕容安:“怎么?”

    声音中有些许笑意,似是嘲讽。

    慕容安没料到姚霜会是这样的态度,一时间有些卡壳。

    “我...月月她怀孕了。”慕容安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却觉得自己应该理所应当一些。

    明明他和柳月月才是两小无猜。

    只是昨夜...突然的失去让他心中怅然若失。

    姚霜也爱他...他不忍心辜负。

    姚霜淡淡一笑,重新握紧了手中的桃木剑,凌空一挥,剑气凌然。

    竹林霎时间晃晃悠悠的响起了一片沙沙声。

    “娶了她。”姚霜看着剑尖,眉头还没皱起却已经舒展,“顺便把那位高小姐娶回家。”

    慕容安盯着姚霜轻盈的身姿,眼神有些呆滞。

    他有多久没有见过姚霜舞剑了。

    他记得...她从前很喜欢剑。

    “霜儿你放心,我......”慕容安下意识的安抚,只是话说一半才如梦初醒。

    “你说什么!”

    慕容安几乎是惊叫出声。

    姚霜站直了身子,回头目光坦然的盯着慕容安:“都娶回来吧。”

    反正,她好像没那么爱。

    尽管所有人的口中,他们的曾经都是那般刻骨铭心,但是她现在好像想不起来那一段时光了。

    慕容安盯着姚霜的脸,半晌没有说话。

    右手无意识的在背后握拳。

    为什么...明明是他最想要的答案,他却如此这般不高兴。

    *

    他们四个人,云卿歌决定一个人查三层。

    宁安分到了七八九层,已经百无聊赖的走到第九层了。

    几乎都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空旷的几乎能一眼望到头。

    第九层。

    宁安揉着狐狸的头,从窗边看向雾气缭绕的梧桐湖。

    根据她看书多年的经验,河妖最古老的传说也并不是空穴来风的。

    只是传说中,在船上一直等到老死的明明是女人。

    为什么湖上有船只失踪的第一年,送的是一个新娘,而不是一个新郎呢?

    而且...女鬼也说了。

    那河妖是雌雄同体啊...这算是什么呢。

    裴懿算是刚刚清醒,灵巧的跳上了宁安的肩膀,侧眸,便能看到少女认真的侧脸。

    “这里没有妖气。”狐狸打量着四周,最终还是给了宁安提醒。

    宁安扭头看着狐狸,抬手揉了揉狐狸的脑袋。

    小红最近倒是挺愿意跟她说话的。

    “系统啊...你有什么发现没?”宁安再次确定这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转身就朝着一边的楼梯走去。

    【正...正在...】

    【正...在...连...接...】

    宁安走向转角的时候,猛然顿住。

    系统...失灵了?

    “系统?系统?”宁安在是海中有些焦急的又叫了两声。

    没有回应,这一次连呲呲啦啦的声音都没有了。

    宁安握紧了碎霜剑,一把将狐狸拉进了怀里。

    这不对劲。

    虽然系统很不靠谱,但是目前他们还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断然不会突然失联。

    这里...有问题!

    宁安几乎就是在作出判断的瞬间就朝着那边转角的楼梯跑去。

    瞬移咒已经在默念,只是.....

    出不去!

    宁安几乎是在瞬间被一股力量袭击。

    落地的瞬间,抽出手中的碎霜剑,转身就是一挥。

    剑光撒过,却消散在空中。

    一把巨斧迎面劈来。

    宁安抱紧了怀里的狐狸就地一滚,堪堪避过。

    只是那强大的力量似乎有斩破空气的压迫感。

    “噗。”

    宁安被那气浪推着又滚了几圈,一口鲜血喷在地上。

    顾不上喘息,连忙翻身站起来,紧紧的贴着墙壁。

    裴懿被宁安狠狠的摁在怀里,几乎都要窒息。

    尽管如此,他还是感受到了那骇人的力量。

    这是...化神才有的力量。

    化神修为!修真者!

    打不了,这根本就打不了!

    裴懿几乎就是在一瞬间已经做到心中有数。

    宁安金丹,他如今最多也就能和金丹抗衡。

    他们两人哪怕是一起对上元婴修为都勉勉强强,更何况元婴之上的化神?

    宁安站定,对面的人却也没着急攻击,只是在上下打量着她。

    宁安也在打量他。

    黑衣人。

    身高九尺,肩膀上的肌肉如磐石一般坚硬,手中巨斧闪着寒光。

    “杀我?”宁安握紧了碎霜,心中默念剑诀。

    杀她!

    很清晰的杀意!很明确的杀意!

    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感受到。

    那人并不答话,只是冷笑一声,手中的巨斧扬起,甚至都不需要蓄力,就朝着宁安的方向劈下。

    宁安早就料到,转身再滚。

    始终把狐狸牢牢地抱在怀里。

    不蓄力,甚至连任何技巧都没有,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斧。

    算得上是极度的轻蔑。

    但是那又如何?

    这人的修为远在她之上,她根本就像是蝼蚁。

    怎么办?

    她好像是真的打不过啊。

    宁安虽是堪堪躲开,但残余的力量仍旧让她像是遭受重击一般,五脏六腑都不知何处是家了。

    “噗!”

    又是一口鲜血。

    裴懿的爪子紧紧的扒着宁安的胳膊,眸光凝重。

    他得动手了。

    就算希望再渺茫,不搏一搏的话。

    就只能等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