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章 幻境连环

    “他要歪嘴了!好险好险!”宁安看着倒下去的林薄成,连忙拍着自己的胸脯喘息。

    【该死的!】宿主是它见过唯一一个用鼓槌爆头了男主的人!

    【任务完成,积分奖励30】骂是骂了,积分还要照给,太憋屈了!

    宁安就见身上的保护罩消失了,有些担忧。

    “任务完成了,回去吧。”宁安跟系统直接对话。

    【你太天真了】系统声音冷冷。

    宁安听到这句话后,这遍布血腥的暗紫色幻境片片碎裂,黑暗之中又有了新的场景。

    村落、茅屋和小桥流水人家。

    一幅很温馨的乡镇图。

    这是...她自己的幻境吗?

    宁安并没有因为这些温馨的景色而放松丝毫警惕,一个恶毒女配的幻境绝对不会是安详的。

    【叮!发布系统任务:保护封祁,积分奖励30分】

    宁安:???

    搞什么!说好了幻境之夜,她为什么连她自己的幻境都进入不了,一晚上净是在别人的幻境之中穿梭?!

    【……】系统沉默了,它真的很想问问宁安知不知道他们是在做任务,不是在度假。

    宁安不说了,宁安开始寻找封祁了。

    村子沐浴在一片小雨之中,雨幕里的树木更加青翠,郁郁葱葱。茅屋和石阶遍布,古老而又宁静。

    很快,在村落的一角,宁安看到了。

    一个瘦弱的,穿的破破烂烂的小男孩被挤在墙角,一块块的石头伴随着一阵嬉闹砸在了他的身上。

    施暴者,竟也是和小男孩一般大的孩子。

    “干什么你们!”宁安想都没想大步朝前迈去,挡在了幼年封祁的面前。

    可能是小孩对大孩子有一种天生的惧怕和服从,几个小孩看了宁安几眼,愤愤的走了。

    “他是怪物!他是怪物!”小孩们边走,边大声叫道。

    笃定了宁安不会去追他们。

    “小屁孩!”宁安看着一群熊孩子的背影,心中抓狂。

    此刻才扭头去看封祁。

    男孩抱紧了双腿,紧紧缩成一团,耳朵有些血迹,似乎是被石头砸伤了。

    宁安心头狠狠的颤动了一下,随后蹲了下去犹豫着摸了摸男孩的头。

    “喂,你没事吧?”宁安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温柔了些。

    身上混着魔族的血脉,小时候备受欺负和侮辱,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必然。

    男孩没有抬头,但是抽动的肩膀让宁安感受到了他的悲伤。

    “别听他们瞎说,你才不是怪物。”宁安靠着土墙坐了下来,干巴巴的开口。

    她不太会安慰人,但她的心里此时散发出了母性的光辉。

    而听到这句话的小孩突然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宁安,眼里闪烁的泪花都无法掩盖那满满的恶意。

    宁安愣住了。

    男孩的眼睛一黑一紫,眼角的泪痣竟是红色的。

    白皙的皮肤上一点红痣,眼尾晕开一抹殷红,强烈的色差冲击着宁安的大脑。

    封祁看着眼前方才还在柔声细语安慰他的少女,嘴角露出嘲讽的弧度,眼底里是化不开的自厌。

    看吧!

    还是被他吓到了。

    封祁厌恶的低头,将头深深的埋在双膝之间。

    他憎恶自己的血脉,他的伤口会愈合,他的再生能力很强,他甚至一个人就能打倒一个体型是他数倍的男人。

    可他面对这样的伤害,不愿意动手。

    每一次反抗似乎都在印证着自己是个怪物!

    这样也好...怪物怎么配得到人的关心呢。

    “两种颜色的瞳孔!小孩儿,你也太酷了吧!”

    封祁的心还没有完全降落进谷底,却突然好像被什么拖住了一般。

    身边的少女还没有走吗?

    【小孩儿?你也太油腻了】系统很少会打断宿主的任务,除非它实在忍不住。

    宁安刚刚酝酿好的情绪,露出八颗大白牙正准备好好安慰小封祁的时候,听到系统这句话,差点没咬到自己嘴巴。

    系统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抽风?

    但是宁安此时并不想跟系统斗嘴,她看着小封祁转过头,难以置信的看向她。

    “小...小朋友。”宁安到底是妥协了,“这么好看的眼睛,别人应该羡慕你!”

    宁安揉了揉封祁的脸,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真...真的吗?”封祁感受着脸上的温度抽泣着小心翼翼的问道。

    宁安肯定的点了点头,她其实真的很喜欢。

    “可我...我是魔.....”

    “魔族如何?人族如何?众生平等嘛!”宁安打断了封祁的话,“而且混血的宝宝真好看!”

    宁安说完这句话,男孩似乎愣住了,少女口中的”众生平等“似已经是超脱了他的认知,他本能排斥着新的思想。

    可是他喜欢这个思想。

    封祁盯着眼前的青衣少女,屋檐处的水如帘幕般落下,几滴水溅起落在她的衣袖上。

    青色的衣裙和满目青翠似是晕染,攀岩着隐隐的生机。

    宁安认真的看着小封祁,尽量传达着自己的善意。

    男孩眼里的戒备慢慢放下,多了几分好奇懵懂。

    “别害怕。”宁安尝试着摸了摸小封祁的头,幻境却在这时寸寸碎裂。

    小屋、树木、烟雨、村落,变成了镜像般的碎片,很快在空中消散。

    她与封祁的距离逐渐变远,到最后好像隔着不可跨越的鸿沟。

    男孩抬头,脸上再不见怯懦,双色的瞳孔之中满是凉薄。

    说的不对啊。

    应该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才对。

    【任务完成,积分奖励30】

    随着系统的提示音响起,宁安只觉得脑子一阵昏沉,眼前的景象几经变化,黑暗然后光明。

    很明亮。

    宁安睁开眼的时候,便觉得刺眼。

    等适应光线时,心中大受震撼。

    她看到了无数的人,男男女女,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闭眸。

    虔诚。

    她从未感受到过如此的虔诚。

    这些人甚至连表情都是相同的,好似格式化一般。

    宁安环顾四周,这大概是个圆形的建筑,她自己独坐高台,往下看去,便有无数的神像。

    这些神像或大或小,全都是一个模样。

    不同于古板严肃的那些古怪的神灵,这些神像是一个巧妙盼兮的少女,栩栩如生,一颦一笑惹人心动。

    可是...可是这些信徒在拜的人...

    是她。

    她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就像是高台上的神明。

    可她不是!

    所以这些汹涌而来的虔诚,铺天盖地的虔诚让她的内心充斥着无助。

    宁安没有听到系统的提示音,这大概就是她自己的幻境。

    幻境生于心,依托于恐惧。

    可是原主是凌云宗的弟子,为何会生出这种幻境?

    宁安跑神了,所以恐惧散去,信徒和神像逐渐虚幻飘渺,归于死寂。

    “呼!”宁安猛地坐了起来,拍着自己的心口。

    茫然和恍惚似乎还在。

    该死的!她学了十几年的马克思主义,居然被一个这种类似邪教的场景给影响了!

    她此刻只想说九年义务教育她对不起!她不配做红旗下的好少年!

    “你醒了你醒了!吓死我了!”守在一边的封祁见床上的少女猛地坐了起来,松了口气。

    宁安扭头去看封祁,先看到眼角那颗黑色的泪痣。

    “没..没事。”宁安摆手。

    方才见过封祁小时候,现在再见长大的模样还真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微妙感。

    “昨晚说着说着你就晕倒了,我守了你一晚上,生怕自己变成个孤家寡人。”封祁完全没什么形象,拉着宁安的手就开始诉苦。

    他一个人在这个杀人如切菜的修真世界,肯定是活不下去的。

    “太感谢你了!”宁安拍着封祁的手道谢。

    唉,同病相怜的人才能互相体会对方的不易啊......

    等等?

    宁安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封祁一晚上没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