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七章 事发

    宁安磨磨蹭蹭的从自己的房间中赶到闭月居吃瓜的时候,裴懿已经变成了红色的狐狸,窝在宁安的怀里。

    “小师妹小师妹,快来!”封祁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宁安,凑过去的时候将一把瓜子放进了宁安手里。

    “再来晚点就吃不到瓜了。”

    封祁的声音不大,但是几个修真者站在一块,没谁是听不到的。

    温洛言和云卿歌双双扭头看向封祁,目光中毫不避讳的鄙视。

    封祁:“……”

    完了...掉马了!

    他刚刚吃瓜吃的太兴奋了,都忘记用“传音术”了!

    不不不!听他狡辩!他不是看热闹的人!

    被塞了一把瓜子的宁安:……

    宁安心中苦啊!

    怎么能不苦呢?

    刚刚吃完药苦,又被狐狸喝药的爽快炫了一脸!

    这算是什么事嘛!

    不过宁安苦归苦,很快就把狐狸放在肩膀上,嗑着瓜子进入状态了。

    宁安吃瓜的时候,刚好就是慕容安最重要的那一句质问:“姚霜!你有什么怨气冲我来!孩子有什么错!”

    平日里冷静自持,一向不怎么情绪外露的将军握紧了双拳,连脸上都布满了青筋。

    宁安摇头。

    卧槽!

    流产!

    卧槽!

    好熟悉的剧情。

    封祁的目光在半空之中和宁安交汇,两人一起点头。

    就是这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恶毒女配陷害人...也就这么几招。

    结果宁安这边还没开始兴奋的时候,慕容安又是一句咆哮:“这一年月儿失去了两个孩子!我怎么能相信这与你无关!”

    “哗啦!”

    宁安手中的一把瓜子全部都掉在地上了。

    说什么混账话?

    掉了俩?

    这一年?

    这才是春天?

    卧槽,慕容安也太不是人了吧!

    还有这位柳小姐...三个月俩?

    这怀的怕不是伽椰子吧?

    这不是...这不是苦情片秒变恐怖片!

    话说……

    宁安有一瞬间的跑神。

    这个修真界...有没有伽椰子啊?

    【???】系统又把三个金色的问号砸在空中。

    宿主还有没有人性?

    霍霍完笔仙还不够,难不成还想把主意打在伽椰子身上?!

    宁安:吃瓜!吃瓜!

    沉默...

    整个闭月居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包括那个被迫吃瓜高小姐都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不是我。”姚霜皱眉,端坐在主位之上,单手撑着头,揉了揉眉心。

    语气之中除了疲惫还有些不耐烦。

    这种事情...这种因为争风吃醋而产生的各种钩心斗角。

    姚霜还是头一次觉得恶心。

    还有慕容安...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时间查清楚,而是第一时间来质问她?

    慕容安居然是这种冲动无脑的人。

    她..她……

    姚霜皱眉,没等慕容安再次开口,就已经起身:“慕容安,我劝你最好查查给你心上人看病的大夫。”

    “别无缘无故来我这里闹。”

    “像个泼妇。”

    声音淡淡的,没有前几日的惆怅迷茫,倒是多了几分洒脱。

    说罢,扭头就走。

    “砰!”

    顺便关了门。

    慕容安浑身怒气无处发泄。

    吃瓜四人沉默退场。

    *

    吃瓜只是次要,宁安还是没有忘记他们来梧桐镇的目的。

    【拉倒吧你】系统忍不住吐槽。

    要不是东窗事发,它看宿主都准备跑去柳月月那里吃瓜。

    宁安沉默的走出了将军府。

    确实是东窗事发了。

    河妖...上岸了!

    整个镇子都在惊慌失措。

    迷雾到处蔓延,稀薄,但不留空隙。

    迷雾之中,不断有人死亡。

    白日里繁华的梧桐镇,这一次终于充满了绝望和尖叫。

    将军府接到通知的时候,月色中的梧桐镇已经被血雾笼罩。

    在将军府的门口,遇到了那两个小道士。

    黄色的道袍在还算稀薄的雾气中十分亮眼,黄符在手中燃烧着,驱散了周围一米的雾气。

    “没有妖气。”云卿歌摇头,表情有些凝重。

    明明是很凶残的东西。

    没有妖气,更没有...更没有魔气!

    到底是什么东西?她活了两辈子都没有见过。

    温洛言点头不语,表情淡淡的,还是温润如玉。

    只是,再平静的表情,也没有掩盖住眼底的疯狂。

    他喜欢这样完全陌生的东西!

    他活了无数次,没有一次,是这么早,这么...有趣。

    宁安看见两个小道士的时候,把狐狸拉进怀里。

    两个道士的目光也不出所料的先落在狐狸身上。

    但是今夜的小镇...并不静默。

    尖叫声,划破天际。

    “这...这...!”慕容安惊愕了,一时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语言。

    雾气...扩散了。

    哪怕他不信鬼神,他也觉得这雾气之中似乎掩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屠戮还在继续,人的挣扎,在这里好似徒劳。

    云卿歌用真气探测周边,没什么结果。

    于是一跃而上,站在了最高的房顶之上。

    无风,但是红色的裙摆在飘扬。

    鲜艳的红色,在迷雾之中格外显眼。

    无数人,在黑夜中,看到了那个站在迷雾之中的女人。

    云卿歌双手在胸前结印,红色的元素之力流窜着,在空中逐渐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法阵。

    红光照耀,似有风起,扬起了黑色的长发。

    女人如同神明降世,高高矗立在世界之巅。

    迷雾被阻挡在法阵之外。

    红衣上的金色铃铛被风吹起,清脆的响声传遍了整个小镇。

    温洛言:大师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心慈手软。

    封祁:师姐好厉害!

    宁安:法修好厉害!

    狐狸:……

    云卿歌本人:这种出风头的事情...她不做谁做?

    “哗啦!”

    法阵破碎,红光散开,所有的雾气在小镇之中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