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八章 河妖

    小镇上正在奔跑逃窜的镇民们停下了脚步,看着黑夜之中那道红色身影,露出了虔诚的表情。

    这...莫非是神明降世?

    红色的衣裙在风中飘扬,他们看不清那人的脸,却觉得那红光都充满了圣洁。

    “神明保佑!”

    “神明保佑!”

    有一个人跪下来,接着就是大片的人跪了下来。

    祈求神明祝福的声音在黑夜中逐渐连成一片。

    慕容安和两个道士就站在这里,他们看着女人结印,看着那神奇力量的诞生。

    终于...慕容安的信念开始动摇。

    这世界上...真的有鬼神?

    云卿歌站得很高,她看得到那些人虔诚的模样。

    神明?

    她可不是神明。

    她只是修真者,在人间却好像是超脱一切的存在。

    可她只是修真者,前世她便以这么一个普通的身份抵挡了魔族的第一次大举进攻.....

    那些受到福泽的人...是怎么对待她的?

    温洛言皱眉,他感受到了云卿歌身上在一刹那迸发出来的,强烈的杀意。

    转瞬即逝。

    云卿歌落在几人面前时,脸上的阴郁已经全然消失,只是疑虑不见丝毫减少。

    “这雾气只是暂时压制回了梧桐湖,河妖今夜行动突然,我想我们也需要尽快从长计议。”云卿歌对着温洛言说道。

    至于宁安和封祁。

    云卿歌是从心底觉得指望不上。

    温洛言点头:“好。”

    两个道士手中的黄符已经燃烧过半,此刻都齐齐地盯着云卿歌。

    这个女人身上...有着无比浓厚地...来自神明的气息。

    这一行四人究竟是...什么人?

    慕容安将疑虑压在心下,吩咐军队在小镇上登记死亡人数,安抚镇民。

    随后朝着云卿歌四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

    “有劳...几位大人了。”

    慕容安行礼时,不由想起皇帝给他除妖令的时候,意味深长的表情。

    甚至他还感受到了陛下的犹豫。

    陛下追求长生是因为早就知道这世间...有...神明?

    就在这时,家丁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将军,夫人...夫人她又不见了!”

    宁安和封祁顿时都踏出了脚步。

    好家伙...又到了万众瞩目的吃瓜时刻。

    “什么!”慕容安面上敬畏却不失镇定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慌。

    今夜...镇上大乱,外边那么危险!

    “快找!”慕容安几乎是吼了出来,吩咐那些士兵们的时候目眦欲裂。

    太危险了今夜....

    不能让他的霜儿一个人在外边。

    “将军夫人……..”一边沉默着的小道士突然开口,“跟河妖有勾结!”

    憨厚的声音此时倒是响亮,在一片吵闹之中,也好像一声惊天的炸雷,炸的周围一圈人都听到了。

    正准备离开的士兵甚至都朝着小道士的方向看了一眼。

    “唰!”

    宝剑抽出,闪着寒光,架在了小道士的脖子上。

    小道士一怔,整个人瞬间如坠冰窟。

    老道士手中已经捏紧了符纸,三角眼盯着慕容安,当仁不让的有几分狠厉。

    “将军!”宁安失声叫了出来,“这可不好。”

    渣男怎么总爱拿无关紧要的人出气?

    封祁张嘴,没发出声音,悻悻的闭上了嘴。

    怎么这种事情还能让小师妹抢先一步。

    “再乱说!我杀了你!”慕容安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手臂之上青筋暴起。

    他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当务之急是要找人。

    慕容安收起了剑,纵身上马,朝着梧桐湖的方向奔去。

    “不怕死?”温洛言手背擦过侧脸,声音淡淡的,似是有几分笑意。

    明知道梧桐湖有河妖,还如此的不顾一切。

    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可是明明爱了...为什么今天还是无头无脑的怀疑质问。

    真愚蠢啊。

    想到这里,温洛言目光似有似无的落在了宁安的身上。

    呵...攻略者一向连这么浅薄的感情都不愿意付出。

    宁安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寒颤,抱了抱肩膀。

    怎么突然感觉这么冷?

    于是犹犹豫豫的继续开口:“要不...我们也去看看?”

    宁安肩膀上的狐狸扭头迎上了温洛言的目光。

    温洛言皱眉,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

    “走!”封祁没有注意到这一瞬间有些怪异的气氛,在宁安话落的瞬间已经大步向前走去。

    云卿歌:……

    总觉得自己这个小师弟怪怪的。

    *

    姚霜看着眼前阻挡着她前行的重重迷雾,握紧了手中的剑。

    已经...不再是白色的雾气。

    血雾弥漫,凝聚成团,暗处隐藏着难以预料的危险。

    “你是谁!”姚霜朝着那无边的血雾大声叫道!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姚霜撕心裂肺的怒吼并没有得到回应,但是在这一片空旷之中荡起了阵阵的回声。

    心中弥漫着莫名其妙的痛苦和压抑,让姚霜想要挥舞着手中的桃木剑,将这一切都斩了干净。

    河妖杀人。

    河妖杀人!

    她应该痛恨河妖!

    但是她的心中...是什么感情?是什么感情!

    让她痛苦,让她愤怒,却唯独没厌恶没有憎恨。

    突然,河中黑色的影子爬上了岸,张牙舞爪的朝着姚霜袭来。

    姚霜紧握剑柄,双目通红。

    “啊!”

    一声嘶吼,宣泄着心中一切的烦躁和无助迷茫。

    蓝色的影子翩然,桃木剑几乎已经快成了一道残影。

    “唰!”

    剑尖所指,黑影尽数破碎。

    “霜儿!霜儿!”慕容安远远的看到那道蓝色的影子,翻身下马开口大叫。

    朝着姚霜的方向奔去。

    宁安四人几乎也就是在这时赶到吃瓜现场。

    云卿歌右手翻飞,在空中画了一个圈。

    红光闪烁着,霎时间真气就荡开了一整个圈。

    那黑色的影子似有所感,纷纷逃窜。

    宁安一时间却立在原地。

    她觉得这一幕好熟悉.....

    姚霜的身影...姚霜方才的身影,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慕容安奔向姚霜,姚霜一剑斩碎身侧的一个黑影后,转身,桃木剑横在了慕容安的颈间。

    杀气凌然,一双美眸之中满是戾气。

    慕容安愣在原地,看向姚霜,心中震惊之外,多是慌乱。

    好像....有什么东西,抓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