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一章 替身文学

    蓝色的倩影挡在温婉面前,纤细的脊背挺直。

    “停手吧!”姚霜桃木剑上挑,挑开了河妖的黑色长剑。

    姚霜的声音急切中带着些许躁意。

    河妖却是愣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作。

    宁安:!!!

    这是什么发展?姚霜和河妖果然认识?

    “霜儿!”慕容安目眦欲裂,从地上爬起来拿着宝剑就要冲上去。

    “哈哈哈!”又是一声尖锐的笑声。

    黑气翻飞,炸开一层气浪。

    方才站起来的慕容安狠狠的撞在了墙上,连宁安都往后退了几步。

    倒是姚霜丝毫不受影响,右手一翻已经招架了一击。

    “铛铛铛!”

    宁安恍神之时,已经数招过去了。

    狐狸都落进了她的怀里。

    姚霜丝毫不落下风。

    鬼魅一般的身影让宁安心中骇然。

    这...这...这分明是风霜绮幽诀!

    在宁安惊骇地目光之中,姚霜翻身而起,凌空而立,脚下踩着蓝色的法阵。

    化...化神修为!

    震惊的远远不止宁安,还有地上的所有人。

    慕容安紧紧的握拳看着空中的蓝衣女人,心里突然涌现了莫大的惊慌。

    河妖追了上去,两道身影在空中交缠。

    “瑶姝尊者。”云卿歌皱眉,但终于是认出了风霜绮幽诀。

    封祁嘴角带笑,一丝血痕平白增添了几分狠厉:“有趣。”

    他记得...他的小师妹的剑法好像也颇有几分风霜绮幽诀的模样。

    两人在空中分开,姚霜落地后倒退了几步,面色也有了几分惨白。

    那河妖的剑法却更加凌厉,一往无前的朝着姚霜袭去。

    云卿歌和温洛言到底不是看热闹的人,两人几乎就是在这局势变化的一瞬间动手。

    “砰!”

    河妖的力量却更加强大。

    黑雾爆开,夹杂着诡谲的杀意。

    那白色的雾气掺杂着黑色的影子再一次覆盖整个小镇。

    白色本是光明,现在却是遮天蔽日的让这世间只剩下茫茫的白雾,恐惧蔓延。

    尖叫声出现在镇子上。

    正欲上前的云卿歌和温洛言被这强大的力量逼的再次后退了几步。

    宁安甚至不得不将真气逼到剑尖,挡在身前。

    “容安!”姚霜大叫一声,桃木剑上挑挡住了清风剑,“容安,你清醒一点,我是瑶姝!”

    “啪!”

    桃木剑应声而断。

    因为修为太低根本就没有办法参与战斗的宁安终于是有时间质问系统里!

    宁安:“这就是所谓的系统出品?”

    桃木剑这就断了?

    系统:???

    什么鬼?

    0.01积分兑换出来的桃木剑,能有多高的指望。

    更何况...这是清风剑!

    和林薄成的诛神剑齐名!

    宁安没等系统回答,自己先愣住了。

    刚刚...刚刚姚霜说什么!

    瑶姝...瑶姝?

    瑶姝尊者?

    宁安震惊了,一时间大脑都没有回过劲来。

    姚霜喊完这一句话后,自己也是一怔。

    她...她在说什么啊?

    方才那潜意识中行云流水一般的剑法似乎唤醒了她的记忆。

    她是谁?

    他是谁?

    容安...是谁!

    就是这一瞬间的迟疑,黑色的长剑已经擦在她的颈间。

    停了下来。

    那拿剑的手都在颤抖。

    “我...我……”姚霜看着眼前被黑气缠绕的白衣人,连五官都看不清楚。

    可是一些东西,却电闪雷鸣一般的在脑海中不断涌现。

    “我是...瑶姝!”

    “霜华,召来!”

    姚霜倒飞出去时,双手在胸前结印。

    一道青色的光芒从梧桐湖的方向冲天而起,穿破云霄。

    那河妖长剑再动,似有破空之势。

    姚霜面上再不见迷茫之色,疾步后退之时,空中阵法再起,一柄泛着青色光芒的长剑从法阵飞出。

    霜华剑!

    “容安!我是瑶姝!”姚霜飞身而上的时候,终究是没下狠手。

    宁安这边早就和封祁凑在一起了。

    那边打的热火朝天,宁安和封祁聊天也是口若悬河,甚至抓了一把瓜子。

    “好家伙,夫人是瑶姝尊者!好大一个瓜!”封祁嗑瓜子。

    “容安...容安是谁来着?”宁安嗑瓜子。

    【凌云宗,玄烨真人,清风剑主】系统的声音很快。

    宁安:!!!

    容安竟然不是慕容安。

    这下子剧情可有意思多了。

    身穿蓝色衣服的女人在空中行走自如,一剑又一剑挥出时,形成了道道剑影。

    但都不致命。

    温洛言和云卿歌也停手了。

    此时不知道该不该上去帮忙。

    身份已经明了了。

    河妖...是凌云宗的玄烨真人,算起来是他们的长辈呢。

    一个一辈子...几辈子都没有见过的长辈。

    云卿歌和温洛言的心中都有了几分兴味,看来这一世...颇有几分与众不同。

    姚霜眼看着那人下手越来越没有章法,心中焦急。

    被操控了。

    究竟是什么东西,甚至能够操控一个化神期的强者?

    眼看着下一剑已经刺来,姚霜不退反而朝着那剑尖迎了上去。

    “霜儿!”

    伴随着慕容安的一声大吼,长剑刺进了姚霜的肩膀,血花飞溅。

    “卧槽!”宁安大叫一声,手中的瓜子壳洒了一地。

    这是什么走向?

    姚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伸出了手,握住了另一只拿剑的手。

    黑气缠绕的手。

    “容安,不认得我了么?”姚霜声音有些颤抖,紧紧的握着河妖的手,“我是瑶姝啊!”

    那河妖看到血花,手指颤抖着,连剑都拿不稳。

    “容安。”

    “你说过的,我们要一起去看漠北的黄沙。”

    “我们要去寻找绝迹的七色花。”

    “我们约好了,去三族交汇之处,寻找那一段模糊的历史。”

    “你忘了吗?”

    姚霜红了眼眶,那些曾经的记忆一点点的涌上心头,千年来的朝夕相处,相识相爱一点点的填充着她的心脏。

    不再迷茫。

    她不是姚霜,是瑶姝尊者。

    她找到了她的容安。

    “姝...姝姝……”

    黑气缠绕之中,沙哑的声音带着迟疑。

    “我在...是我!我是瑶姝!”姚霜嘴角微微扬起。

    这一刻,好像一切都是值得的。

    总有一个人,值得她的全部相信和爱。

    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