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四章 明月神殿

    梧桐湖上的大雾散去了,又露出了原本的样子。

    壮观的像是海,波澜起伏的,沐浴着阳光,亮闪闪的一片。

    梧桐湖边,开始零零散散地出现了人,到最后整个镇子上的人都来了。

    没有河妖,这片湖水,是真真正正属于他们了。

    不必再祭献新娘,不必再担惊受怕。

    将军府外,日日夜夜都跪满了人,感谢和敬畏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唯一一点瑕疵,便是湖边的那一座高高的观景台坍塌了,“轰隆”一声在瞬间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不过没人在意,说不定这观景塔就是诅咒的根源呢?

    镇民们是这样想的,但是宁安一行人并不是这样想的。

    比如现在,宁安就已经被云卿歌和温洛言堵在房间里了,外带还有一个看热闹的封祁。

    这倒是不算什么,让人尴尬的是三个人进来的时候。

    小红正在给她上药,她还“嗷嗷”叫着疼。

    一瞬间三人的表情让她有一种被捉奸了的错觉。

    八卦可以有,但能不能不要表现得的这么明显。

    “大师兄、大师姐、二师兄!”宁安颇有几分不自在的坐正了身体,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裴懿用了点劲,握紧了宁安的手腕,没让她抽动。

    淡淡的瞥了三个不速之客后,又垂眸盯着那一圈黑紫的手腕。

    “这...这是……”封祁先结巴上了,目光在两人身上流窜着。

    床、肢体接触、一男一女。

    就这三个词放在一起,封祁觉得他自己都能脑补出一场大戏。

    宁安:“小红,我们家小红。”

    宁安反手握住了裴懿的手,举起来晃了晃,飞快地解释道。

    裴懿:……

    少女的手很软,有点热,小小的,还没有握住他的半个手掌。

    无意识的擦过少女的手背。

    “哦吼?”云卿歌坐在床对面的凳子上,饶有兴趣地盯着裴懿,“小师妹眼光不错啊!”

    没想到小小一只狐狸,会变成这么个娇俏的少年。

    就是有点...阴郁?

    温洛言笑的意味深长。

    “怎么了吗?”宁安抽回了手,左手也轻轻的放在了自己右手的瘀青上。

    刚刚碰上,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疼啊!

    怎么比方才小红用劲揉还疼?!

    “呵。”

    宁安还没回神,就听到耳边一声冷笑。

    有些短促,似有似无的,带着冷意。

    十足的嘲笑。

    宁安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断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的狐狸!不能骂!

    自己的狐狸!要包容!

    封祁看不下去了:“小师妹,今天来...是想问你点事情。”

    好家伙,怎么硬生生地有了一种吃狗粮的感觉。

    明明是一个人一个狐狸!

    他不磕人兽啊喂!

    他怎么就没有随手捡到一个狐狸精的运气。

    宁安微笑着看向面前的三位,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上次那观景塔里,你遇到的杀手...你怎么看?”云卿歌终于是发问了。

    他们赶到的时候,就只看到了地上的宁安,和宁安怀里抱着的狐狸。

    宁安无意识的抓紧了裴懿的手,眸光有些颤抖。

    绝对是...不太好的回忆。

    裴懿侧眸看着少女,发现了少女一瞬间的迟疑。

    下意识握紧了那只手。

    “有人要杀我...是一个组织!”宁安终于是话语完整的表达了出来。

    对于飘渺峰的诸位,她觉得自己没必要隐瞒。

    倘若一个人孤军奋战,岂不是很累。

    “怎么说?”云卿歌脸上的表情果然严肃起来,往前探了探身子。

    一个组织?

    要杀宁安?

    在她的记忆之中,好像没有。

    “第二次,我在那些人身上见过同一个标志。”

    温洛言嘴角的笑容动了动,心中了然。

    他大概...已经知道小师妹要说什么了。

    宁安也从床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桌前,一张纸一支笔已经拿了出来。

    裴懿看着陡然落空的手,手指微微颤动了几下。

    冷哼一声。

    化作一只红色的狐狸,轻轻的落在了宁安的肩膀上。

    少女早就已经寥寥几笔画出了那个纹身。

    弯月、云纹……

    几个点来着?

    宁安迟疑了。

    “明月神殿?”云卿歌已经失声叫了出来,脸上满是一闪而过的惊讶。

    怎么会是明月神殿?

    此话一出,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温洛言的笑容当场僵硬。

    大师姐怎么会知道明月神殿?

    这么早,这个时候明月神殿就已经开始活动了吗?

    “明月神殿?”封祁难以置信的声音几乎就是跟着云卿歌一起叫出来的!

    明月神殿不是《剑道万古》最后才出来的神秘力量吗?

    现在...现在……

    封祁心中有些恐慌。

    这么早...明明书中在现在根本就是毫无端倪。

    宁安将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然后自己就emo了,看着表现就她一个人不知道对吗?

    *

    河妖除了,宁安等人便没有在梧桐镇留下的理由。

    不过好在,瑶姝尊者和玄烨真人也打算离开,宁安便没有了不能时时吃瓜的遗憾。

    这几日瑶姝尊者和玄烨真人琴瑟和鸣岁月静好的羡煞旁人,宁安每次都不经意间从闭月居经过。

    果然,细水长流的爱情。

    让宁安心中痛快的是,每一次她都能遇到慕容安。

    那人也不进去,就藏在一边静静的朝里边望去,浑身都散发着悲伤的气氛。

    但是这样的气氛丝毫没有感染到宁安,她甚至还为此高兴,连做梦都在偷笑。

    要走的前一日,宁安和慕容安凑在一起的时候,瑶姝尊者走了出来。

    女人一身蓝色道袍,长发高高束起,脸上满是笑容。

    “宁安小友。”瑶姝尊者走过来,微笑着看向宁安,“这几天一直想找你聊聊。”

    宁安:???

    好害怕!不会是要问《风霜绮幽诀》的事情吧?

    她要怎么说?编造出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吗?

    慕容安站在一边,手写手足无措,最后也只是磕磕绊绊的叫了一声:“霜...霜儿。”

    他想了很久。

    柳月月的事情他也调查清楚了,他也已经看清楚自己的内心了。

    可是...可是一切好像都晚了。

    瑶姝尊者微笑朝着慕容安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时玄烨真人走了出来,自然而然地揽过了瑶姝尊者的肩膀:“姝姝,这两位是?”

    瑶姝尊者回头朝着玄烨真人笑了。

    像是包裹着糖的云朵,甜蜜又温柔。

    宁安只觉得这笑容太甜了,让她的心中都泛起了丝丝的甜蜜。

    慕容安面如死灰,背在背后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这位是凌云宗的宁安小友,这位是慕容将军。”

    瑶姝尊者的笑容在说话的时候也不减分毫。

    洒脱之中,带着点小女儿家的娇俏。

    “见过...见过……”宁安慌忙行礼,半天记不得辈分。

    叫什么来着?

    【师伯】系统冷哼一声。

    “晚辈宁安,见过师伯!”宁安终于是找到了声音,规规矩矩的行礼。

    玄烨真人微微有些诧异,看向宁安的目光终究是和蔼了一些。

    他记得...掌门师兄在世时,给他寄信时,有提到过自己的女儿宁安。

    想必就是眼前这位了。

    一时间……

    玄烨真人一时间有了几分物是人非的惆怅。

    “宁安小友,随我来吧。”瑶姝尊者抓过宁安的手腕,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至于慕容安,瑶姝尊者走的端正,连余光都不曾分给他。

    宁安低头看着瑶姝尊者的手,思绪乱飘。

    要是问了,该怎么回答。

    “你我有缘,我教你《风霜绮幽诀》的下卷吧。”

    宁安有些无助的时候,瑶姝尊者的声音突然响起。

    带着点笑意。

    宁安猛然抬头,便见瑶姝尊者面露笑容。

    *

    夜晚静谧,慕容安没想到会在路上遇到姚霜。

    “霜儿……”慕容安连忙凑了上去,接触到女人疏离的目光后,有些落寞,“好巧。”

    “不巧,我在等你。”瑶姝尊者扭头,郑重地看向慕容安,“明日离开,你应该有些话要对我说。”

    “那便说罢。”

    慕容安一喜,脸上有了些许期待。

    “霜儿,对不起,月月的事情是我……”

    瑶姝尊者打断了慕容安的话:“不必抱歉,我本不放在心上。”

    “将军若是没有别的话说,那就此别过。”

    慕容安一怔,方才激烈跳动着的心霎时间冰冷一片。

    “你爱过我吗?”

    “没有。”

    慕容安脸上一片惨白:“那姚霜爱过我吗?”

    他们曾经的甜蜜,她也曾冒死在战场上救下他……

    “没有。”

    “无非是因为将军的长相...让她犯蠢罢了。”

    瑶姝尊者的声音淡淡的,看了一眼呆在原地的慕容安后:“那就...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