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七章 尖锐

    “宁安!”清虚仙尊双眸微微睁大,黑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躁意。

    清冷的声音中终于有了些许波澜。

    这个宁安...屡教不改,品行顽劣,朽木不可雕!

    两个字,夹杂着属于渡劫期的威压。

    强大的骇人。

    连天一道人都变了脸色。

    然而,那道威压在宁安的面前消散无踪,只觉得微风拂面,面上的发丝都在飘动着。

    怀里的狐狸闭上了眼睛,有些烦躁的甩了甩尾巴。

    清虚仙尊……

    如今看来,也不算是个聪明人。

    烦。

    丝毫没有受到威压威胁的宁安毫无顾忌地开口:“叫我做什么?”

    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她就要跟回去研究人类存亡的大事情了。

    清虚仙尊有一丝哑然,看向宁安的目光之中闪过探究。

    元乐手背抹着眼泪,泪光之中氤氲着狠意。

    “宁安,不要执迷不悟。”天一道人愁的胡子的都快要掉了。

    谢渊握紧了拳头。

    师尊糊涂啊!

    执迷不悟的明明是清虚仙尊啊。

    宁安眉头紧皱,不知道这件事情还有什么好说的,求救似的看了一眼封祁。

    封祁就更是无奈。

    这段剧情,他想破脑壳都没有想出来究竟有什么逻辑。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

    写书要用感性而不是理性,一旦读者开始思考这本书的逻辑,那也就离凉凉不远了。

    清虚仙尊收回了放在扶手上的手,清冷出现了破碎,个人感情在这破碎之中隐隐约约的渗透出来。

    那些不需要说出来就能感受到的厌恶。

    让宁安对清虚仙尊的印象愈发差了。

    分明...分明...原主除了打元乐的那一次,再也没有做过出格的行为。

    “宁安,仙斗大会在即,不要横生枝节!”清虚仙尊的身子前倾,口气之中多有不耐,甚至还有威胁。

    仙斗大会的名额都掌握在各峰峰主的手中。

    “师姐...师姐,只要你乖乖认错,师尊一定会把名额给你。”元乐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连忙又抽抽泣泣见缝插针的插了这么一句话。

    仙斗大会!

    她一定能证明她才配做清虚仙尊的唯一弟子!

    来云都的这些天里,她听到了不少的风言风语。

    都是在议论她和师尊。

    可是那又如何?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只有力量才能让那些怀疑她的人闭嘴!

    宁安看着元乐脸上的表情逐渐坚定,终于是陷入了沉思。

    怎么搞?

    她怎么觉得女主说这句话的时候...茶里茶气之中还带了一些...热血和励志?

    该不会是串错频道了吧。

    怎么办?

    【挺好,干她!】系统觉得自己也热血起来了。

    有斗志!

    年轻真好。

    宁安对系统的返老还童表示无语。

    等等……

    清虚仙尊说的是什么狗东西?

    他好像是在警告她?

    【自信点,把好像给去掉】系统无情出声。

    虽然宿主现在和清虚仙尊刚起来可能也很热血。

    但是...宿主修为太低,人家好像都不太拿正眼瞧她?

    宁安冷哼一声,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

    但是一道声音已经从身后传来:“清虚仙尊好大的威风,拿仙斗大会的名额威胁小辈...多少有些失了体面。”

    那声音温润如玉,像是和煦春风,带着阳春三月的温暖。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门口,两道红色的身影出现了。

    宁安一听,鼻子一酸,当即就朝后边跑去。

    “大师兄,他们欺负我!”宁安说的声泪俱下,然后一头扑进了云卿歌的怀里。

    宁安到底年龄有些小,比云卿歌矮了一截。

    扑进云卿歌怀里的时候,竟还显得有些娇小。

    被抱了一个满怀的云卿歌有些愣怔,胳膊僵硬的不知道往哪里放。

    怀里的姑娘的肩膀还在微微颤抖,像是哭的厉害,气息都有些不顺畅了。

    小师妹热情过火了吧。

    她们也没有很...相熟吧?

    半晌,云卿歌脸上的惊愕逐渐消散,试探的拍了拍宁安的肩膀。

    “没事...没事了……”

    宁安在云卿歌得怀里笑的花枝乱颤。

    谁还没个靠山了?

    清虚仙尊这种上一辈的老东西已经过时了,修真界新的领导者必定是她得大师兄和大师姐!

    【……】系统对宁安的想法表示沉默。

    可不是修真界得领导者……

    那是魔族得领导者啊喂!

    站在宁安肩膀上的狐狸完全睁开了眼睛,躁意一点点得浸晕着空气。

    他倒是没想到。

    宁安这性格,也会扭头告状?

    温洛言脸上的笑容颇有些僵硬,目光落在紧紧抱着云卿歌的宁安身上,有些意味深长。

    叫的明明是他...却扑进了云卿歌的怀里。

    这个攻略者究竟是怎么想的?

    方才,难道不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

    温洛言皱眉,但很快又舒展开。

    封祁看着那边母慈子孝的好像一家三口,沉默了。

    被欺负了?

    虽然他始终是坚定的站在宁安这一边,但是这句话多少有点不真实吧。

    他这个小师妹据理力争,那是一点亏都不吃。

    要是修为没什么差别,他甚至怀疑小师妹都能吊打清虚仙尊。

    “来了……”天一道人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有些干巴巴的说道。

    飘渺峰无主,这两位...早就撑得起飘渺峰的门面了。

    新一代的天才中,放眼整个修真界,无人能敌。

    总该...是要……

    云卿歌拉着宁安的手,仰面看着高高在上的清虚仙尊,眉头狠狠皱在一起。

    “清虚仙尊端的是什么做派?”云卿歌冷声反问,“代行宗主之责,真把自己当成凌云宗的宗主了吗?”

    一边小鸟依人的宁安瞪大了眼睛。

    不愧是大师姐!

    说话这么直白的,非大师姐莫属。

    尖锐的问题被摆在了明面上,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飘渺峰的人...果然都不好惹。

    “呵……”一边温文尔雅的大师兄负责恰到好处的来一声轻笑。

    嘲讽的让人浮想联翩。

    清虚仙尊冷静的皮囊终于是彻底碎裂了,厌恶和烦躁一起堆在脸上。

    “今天的月亮不错……”天一道人夹缝中生存。

    虽然气氛已经严肃到剑拔弩张了。

    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尝试挽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