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粉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八章 剑道天才

    云卿歌的话终于是让场面再度敏感起来了。

    不少人的目光都偷偷的往清虚仙尊的脸上飘。

    掌门之位.....

    清虚仙尊当真是没有一点非分之想?

    飘渺峰虽然未来光明无限,但是当下不及无尘峰分毫。

    谢渊不能拍手鼓掌,却实在是觉得当下的场面十分激动人心,必须要表现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

    于是...拼命眨眼。

    天一道人忍不住了:“谢渊!”

    谢渊一个激灵,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只觉得凉气都已经冲上天灵盖了,眼皮没控制住眨了好几下后……

    最后当场翻了一个白眼。

    谢渊:!!!听他解释!

    这不是他的本意啊喂!

    天一道人握紧了拳头,胡子都飞了起来。

    很好!

    孩子长大了。

    又欠打了。

    天一道人叫了一声谢渊,既是在提醒谢渊不要太放肆,又算是拐了十八条天路委婉的叫了一下清虚仙尊。

    果然,天一道人的话音落下,清虚仙尊已经握紧了剑柄的手才缓缓地放松。

    清虚仙尊黑色眸子卷起的风暴平息了,刀削斧刻一般的脸庞没再有半分波澜:“宗主之位,毫无兴趣。”

    短短八个字,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清虚仙尊说的太无欲无求了,十分笃定,一瞬间所有人好像本能的就相信了。

    宗主之位...或许对于清虚仙尊来说,真的不值一提。

    “呵呵。”又是一声若有若无的轻笑。

    恰到好处的让这房间里的气氛再度反转。

    宁安激动的把肩膀上的狐狸拽下来,看向温洛言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大师兄他好会笑啊!

    会笑的话多笑两声!

    宁安正激动呢,就见温洛言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顿时觉得冷汗都下来了。

    大师兄好恐怖啊,嘤嘤嘤。

    “清虚仙尊既然如此说,我就放心了。”温洛言轻笑了一声,缓缓说道。

    不经意间撩拨着众人的心绪。

    “仙斗大会的名额,我们飘渺峰多的是,不劳清虚仙尊施舍。”

    清虚仙尊:……

    他好像也没说过要把名额给宁安。

    温洛言这番话看似为他开脱,实际上怕是在指责他。

    不过...一个内门弟子罢了。

    他的指责轻如鸿毛。

    清虚仙尊想嗤笑一声,但是忍住了。

    一些无足轻重的小辈罢了。

    没必要被他们左右了心情。

    跳梁小丑。

    清虚仙尊还没来得及摆出一副无欲无求的姿态,就见这议事厅中大多数站着的内门弟子看向他的目光中都夹杂着怒火。

    清虚仙尊:???

    这些内门弟子是没有是非判断能力和脑子吗?

    温洛言跟他比起来是多么无足轻重...难不成还会被动摇?

    内门弟子:呸!这个重情忘义、心狠手辣、徒有其表的虚伪小人。

    他们不是被动摇。

    他们是在革命!

    要撕碎这宗门内的所有潜规则!

    元乐哭哭啼啼地露出了脑袋:“师姐你不要生气...大不了...大不了我把名额让给你……”

    “我自知才疏学浅...不如师姐聪慧……”

    【咦~~~】系统忍不住出声。

    宁安:“大可不必!”

    女主怎么能自轻自贱呢!别这样!

    女主这种屌炸天的存在,说自己才疏学浅,是不让他们活了吗?

    女主的妄自菲薄……

    她配吗?

    【这褴褛的披风!】系统激情接话。

    宁安:拜托!这个梗已经过时了!

    小学生都不听的那种。

    【没事,对于大学生刚刚好】系统平淡。

    宁安:???大学生没有惹你。

    云卿歌看着唧唧歪歪的元乐,恨不得现在动手。

    这人惯会口是心非。

    温洛言嘴角露出了笑容,上下打量了一下元乐。

    林薄成虽然踩着狗屎一路开挂,但到底算是个正人君子。

    眼光...可实在不怎么样。

    女主如此,清虚仙尊第一个看不下去:“元乐,你乃剑道天才,不必如此谦让。”

    “这名额,是你应得的。”

    至于宁安,剑道方面资质平平,嚣张跋扈。

    仗着自己父亲的身份在凌云宗为所欲为,惹人厌恶。

    这样的人都有资格参加仙斗大会,岂不是丢他无尘峰的脸。

    封祁:不愧是女主的师尊

    以前看书的时候,他都没注意到过这个清虚仙尊。没想到现在面基之后,直接刷爆他的三观。

    这位高高在上的清虚仙尊,三观怕不是跟着女主跑的吧。

    至于当事人宁安,头点的比封祁打字还快。

    宁安:“啊啊啊。”

    宁安:“是是是。”

    宁安:“对对对!”

    说的都对!清虚仙尊说的都对!

    女主的东西谁敢拿?不要命了对吧?

    【你已经拿了鬼泣和戮渊】系统凉凉的提醒道。

    宁安:……

    这不一样,神器这种东西谁不心动?

    至于这个破仙斗大会的名额,方才都听大师兄说了,那不是嘎嘎多吗?

    谁稀罕清虚仙尊手里的名额了。

    【嘴脸】系统忍不住嘲讽。

    宁安据理力争:“再说了,上次的神器那是你给我发布的任务。”

    都是系统的锅,是系统强迫他做的,与她无关。

    【你还记得我们刚刚的任务名字是什么吗?】系统毫不气馁。

    对于宿主的不要脸行径,它已经免疫了。

    并且这一次,它很有信心取得革命的最终胜利。

    宁安:“羊了个羊。”

    怎么办,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任务内容呢?】

    “抢夺属于女主的一切?”

    宁安跟系统交谈的声音都忍不住微微上扬,险些破了声。

    【对啊!撸起袖子加油干!女主的就是你的!整个世界的好东西不都是你的?】

    卧槽?

    这任务怎么这么猛?

    女主的一切?

    难不成还要包括这个天杀的清虚仙尊?

    宁安:“漏漏漏!”

    诸邪退散!

    系统沉默了。

    好吧,它承认是它不严谨了。

    就清虚仙尊来说…还是大可不必和女主争抢。

    宁安捕捉到了系统这短暂的沉默,知道关于这个任务,想必是有规则漏洞可以找。

    狐狸扬起了脑袋,看着少女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着,烦躁的皱了皱眉。

    这宁安不会是气出了什么毛病吧。

    宁安方才确实是没受什么刺激,但是之后三秒,大为震惊。

    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以为这件事情就此不了了之的时候,那个白衣翩然的飘渺峰大师兄又笑了一声。

    温洛言单手背后,往前走了几步。

    “剑道天才?”温洛言的声音很柔和,没什么攻击性,很容易的就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有一种让人忍不住倾听的魔力。

    宁安也没忍住和系统断绝关系三分钟,朝着温洛言那边看去。

    结果就见自己大师兄的嘴一张一合,说出来了一句话。

    “我看宁安小师妹在剑道上的造诣,就远超清虚仙尊的新弟子。”

    “清虚仙尊,看人不准。”

    宁安:!!!

    温洛言的话拆开了她每一个字都认识,但是合在一起她怎么就听不懂呢!

    大师兄在做什么?

    疯了吗?

    把她往绝路上逼?

    宁安瞳孔地震看向温洛言时,再次对上了温洛言似笑非笑的脸。

    一双柳叶眼中,带着些许慵懒和兴味。

    宁安慌忙移开了视线,只觉得手脚冰凉。

    好吧。

    大师兄说得对,大师兄干什么都是对的。

    温洛言看着慌忙低下头的宁安,嘴角的笑容愈发真诚。

    小师妹还…挺上道?

    温洛言这句话算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了,一时间无数目光都落在了宁安的身上。

    宁安是…剑道天才?

    什么时候的事情?

    议事厅里的人都瞪大了好奇的眼睛。

    在宁安身边的云卿歌近水楼台先得月,参与性吃瓜发问:“小师妹,你什么时候成为剑道天才了?”

    上辈子…好像确实是没这个说法。

    毕竟元乐后来在修真界大放异彩,不只是剑道方面的天才,她甚至是…全能的!

    面对云卿歌的激情发问,宁安扬起标准的微笑,露出了八颗牙齿回答了云卿歌。

    “刚刚。”

    少女的声音清脆婉转,笼罩着浓浓的死气。

    刚刚在大师兄的话里,她一跃成为剑道天才。

    真好。

    甚至都不用努力的!

    太好了!

    【嗯…怎么不算呢?】系统先是停顿了一番,随后才夹着嗓子发问。

    宁安:???

    系统的音频出什么故障了吗?

    呕!

    【我说!你看不起谁!咱这系统出品的剑修天赋,肯定甩了女主八条街!】

    听到宁安的吐槽,系统觉得自己不能忍。

    要誓死捍卫自己做系统的尊严。

    “呵…无知小儿。”清虚仙尊在这一瞬间,终于是彻彻底底的露出了嘲讽的笑容,“鱼目当作珍珠,不过尔尔。”

    剑道这方面,他的眼光不容置疑。

    宁安:说得对。

    云卿歌虽然对于宁安剑道天才的新标签持怀疑态度,但是绝对不允许清虚仙尊得意。

    “鱼目还是珍珠,仙斗大会上必见分晓!”

    云卿歌的声音张扬恣意,别有风味。

    宁安:大师姐说的这么自信,好像是跟真的一样!

    不必为了跟清虚仙尊争一口气,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

    气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

    仙斗大会见分晓?

    仙斗大会能见什么分晓?

    这本书她没看过都知道元乐必定夺得魁首了!

    这…这么嚣张,不就是等着被主角打脸吗?

    【师姐也是为你好】系统宽慰宁安。

    宁安:“怎么说?”

    【那魁首不是元乐吗?】

    宁安:“是。”

    【那你不是要抢夺女主的一切?】

    宁安:“…是。”

    【这不是妥了吗!】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冲啊!魁首已是你的囊中之物!】

    宁安:听我说谢谢你!